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武音快讯>正文
 

周晋民博士论学术展珍品 东方音乐学讲坛圆满落幕

发布时间:2015-01-15   作者:施安宇晴 孙培芮   来源:音乐学系   访问次数:

本网讯(通讯员 施安宇晴 孙培芮)12月25日、26日,由湖北省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武汉音乐学院长江传统音乐文化研究中心和音乐学系共同主办的“东方音乐学讲坛”(第四期),在滨江校区学术报告厅开讲。我院校友、美国马里兰大学民族音乐学博士周晋民先生连续两天登坛,分别以《曼特尔·胡德的学术思想》、《钢琴珍品三百年》为题倾情演讲,使本期讲坛三位登坛学者的压轴戏精彩圆满。讲座由长江传统音乐文化研究中心暨音乐学系主任周耘教授主持。湖北音乐博物馆孙晓辉馆长、音乐学系谷杰书记、汪申申教授、蔡际洲教授、孙凡副教授、付丽娜副教授及各系本科生、研究生百余人到场聆听。此外,作为楚天学者特聘教授、正在我院讲学的著名作曲家、钢琴家、上海音乐学院赵晓生教授也全程聆听了周博士第二专题的讲座。

12月25日下午的第一场讲座题为《曼特尔·胡德的学术思想——纵览胡德博士对民族音乐学科发展所作的贡献》。胡德是20世纪美国民族音乐学界与梅里亚姆、内特尔、西格齐名的大师级学者,对于该学科的成长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其专业“音乐家”的“出身”背景,对我们似更有亲近感、更具典范意义。遗憾的是,胡德先生的重要学术著作如《The Ethnomusicologist》在国内尚无中文译本。作为胡德先生的关门弟子及学术助理,周博士多年追随大师身边,耳濡目染,从大师的学术经历与背景、学术思想与研究方法、乃至生活方式与个人性格都有着远非一般人能企及的熟悉、了解和理解。周博士称此次回母校讲座,就是想将自己从师学习之所获与母校同仁分享,同时亦有责任将胡德先生许多珍贵的思想、理念、方法与成果准确地向国内学术界介绍。

首先,周博士向大家简单地介绍了胡德的生平与学术背景。早年胡德曾靠写小说维持生计,之后在阿姆斯特丹大学跟随Jaap Kunst研究印度尼西亚音乐,并取得博士学位,正式开启了民族音乐学的学术生涯。而“Ethnomusicology”一词正是Jaap Kunst结合希腊语中Nation和Music而创造的词汇,并解释到胡德所坚持的“Music Whenever,Wherever”就是对“Ethnomusicology”的最佳解读。此番讲解让我们对这一耳熟能详的词“Ethnomusicology”有了更深一步的认识。周博士回想正是因为受到了这一观念的启发,即民族音乐学的包容性,才完成了自己关于新潮音乐研究的博士论文。文章主要从社会文化变迁的角度探究,而非传统的作曲理论视角等等,这一切都是源于“Music Whenever,Wherever”!在谈到胡德对民族音乐学科所作出的贡献时,“Bi-Musicality”(“双重音乐能力”)的提出可谓是民族音乐学科发展史中里程碑式的一步!1985年胡德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将Gamelan Performance作为学校的必修课,提倡“直接参与音乐的创造过程才能拥有做好的条件”,“Bi-Musicality”便初见雏形。1960年在该校创立Ethnomusicology,成为史上第一个民族音乐学专门的教学机构。同年,就完成并提出了著名的“Bi-Musicality”这一伟大的民族音乐学方法论。周博士解释到其内涵在于:一,我们学习音乐要从“局内”的角度,即技术、观念与审美;二,我们做研究要亲身经历某个仪式或表演;三、我们要与被研究团体不断联系交流,甚至要让自己成为研究团体中的一员;四,教学的双语要求,将其他语言改为“本地语”,成为“第一人称”的研究者。讲座至此,周博士指出,他认为国内将“Bi-Musicality”翻译成“双重音乐感”不甚准确。这时周耘主任即刻提出:“双重音乐能力!”听到这个词,周博士思考片刻,当即表示他认为这个译词更为贴切!台上台下热烈地学术探讨迎来了阵阵掌声。此外,周博士告知大家1980年当格罗夫词典再编时,胡德作为编者为词典增加了许多非西方音乐的内容,故而1980版的词典被称为《New Grove Dictionary》。

最后,周博士为我们隆重介绍了胡德的学术著作《The Ethnomusicologist》。这是一本有别于其他学者以学科理论为主的著作,它旨在对民族音乐学者的培养,指导年轻学子该如何进行民族音乐的研究。书中提到了几个具有启迪性和指导性的学术原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Significance”,要求我们不管做什么研究,开创性的论点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这时,周博士拿出了1993年他获得博士学位之际,胡德送给他的这本《TheEthnomusicologist》,并附有胡德写予他的赠言,胡德的言辞中表达出对周博士的学术成就远远地超出了自己原本期望的欣喜之情。并且重申了“Significance”,告诉周博士做任何学问都不可忽略这一“重要意义”!接着,周博士还详细讲解了书中关于“G-S Line” (“从笼统到具体”)方法、观点的价值、论文写作原则等等内容,让在场的青年学子获益良多。

讲座虽已结束,但学术探讨仍在继续。蔡际洲教授向周博士提问“对于国内现仍有‘音乐人类学’‘民族音乐学’‘音乐民族学’这样的名称之争,您对此有何见解?”周博士表明:自己不偏向任何一种名称,不同名称的称谓是由研究的侧重点不同而产生的,而从研究对象、理论方法、价值判断、研究成果来分析,几个名称都是同一学科,即Ethnomusicology。此外,周博士表示在他现在生活的英文世界中,并没有和Ethnomusicology并列的名称,都统一使用Ethnomusicology,对于国内会出现这种争议,他个人也感到甚为不解。现场浓郁的学术氛围,使得掌声连绵不绝!

12月26日上午,精彩依旧,周博士第二场《钢琴珍品三百年——纵览钢琴发展史中的乐器、演奏家、作家及作品》的讲座如约而至。开篇,周博士简介了欧洲早期的键盘乐器,如管风琴、击弦古钢琴、羽管键琴,并对这三种乐器详细描述并加以区分。其次,解读了“钢琴”名字的由来及含义,世界上第一台钢琴是由意大利人克里斯托福里在佛罗伦萨制造,他在1709年向学者马菲介绍并取名“Fortepiano”也即日后我们所称的钢琴,现在保存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接着,讲述了钢琴发展史中不同阶段的各式钢琴:1777年斯塔恩羽键-钢琴对置琴、1817年贝多芬的Broadwood琴、1873年Steingraeber“Liszt”Piano 。最后,展示并讲解了音乐界最为熟知的世界顶级钢琴品牌斯坦威钢琴。斯坦威1853年建厂,首创铸铁构架,到1867年巴黎世界博览会独占鳌头,获得金奖。众多“斯坦威钢琴家”帕德列斯基、拉赫玛尼诺夫、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等等钢琴演奏的实例,让我们感受到钢琴作为当今世界最伟大的一件乐器带给人们的影响与感动。周博士大量的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带给我们更直接的感性认识,仿若时光倒流,回到了百年前的欧洲去聆听大师们的美妙音乐世界,进一步使我们了解到钢琴的渊源历史与当今的发展。周博士饱含热情地演讲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位同学与老师,他严谨务实的态度、细腻柔和的语言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连赵晓生教授听完讲座后都感触颇深,连连感叹道“原来只是听说过,今天不仅看到了图片视频,而且还听到了音响!”

周耘主任对两场讲座进行了总结发言,称道“周晋民博士在特殊的圣诞佳节之际,引领我们做了一次东西音乐文化交流的美妙旅行”。他希望周博士能够常回武音,与母校广大师生分享其新的研究成果,通过交流促进我院民族音乐学研究与教学的进步,同时寄托了对年轻一代学子的深切期望!至此,东方音乐学讲坛第四期圆满落幕。

关闭

 

Copyright © 2004 www.whc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 办:武汉音乐学院 维护管理: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