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学术科研>民族音乐学>正文
 

拓展音乐学学科建设的视野——在史新民教授80华诞、从教52周年暨民族音乐学学科建设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1-04-11   作者:黄中骏   来源:   访问次数:

在史新民教授80华诞之际举办这个会议,体现了武汉音乐学院领导及师生对老师的尊敬、对人才的尊重、对学术的尊崇。在物欲、拜金成为时尚的当今,显得可贵,令人高兴和感动。

史新民教授52年的从教经历以及他更长时间的从艺经历,以他高超、娴熟的演奏技艺和他桃李满天下的教学成果,尤其是以他在音乐学方面的诸多研究成就,确立了他作为二胡演奏家、音乐教育家、民族音乐学家、道教音乐研究专家的地位。

记得今年9月,在学院举办的杨匡民先生90华诞暨民族音乐学学科建设研讨会上,我曾说过,音乐学学科建设,要以代表性的学术带头人在代表性研究课题方面的代表性研究成果来体现和推动。今天,我想以史新民教授的艺术经历和学术成就给我们带来的启示为参照,与各位同仁就加强武汉音乐学院的音乐学学科建设问题,作三个方面的随想式探讨。

一、加强音乐学学科建设,要凸显音乐学学科的综合性特点。

音乐学学科具有宽泛的复盖面,几乎可以涵盖音乐艺术的方方面面:音乐历史、音乐理论、音乐思想、音乐风格、音乐观念、音乐技法等等。史新民教授从二胡演奏家成为音乐学家,是他践行音乐学学科所具有的综合性特点所造就的。

音乐学学科研究要求具备多学科的综合性。比如:历史学——音乐的传承、发展问题;民族学——音乐的民族性问题;地理学——音乐的地域性问题;物理学——音乐中的声学、律学问题;信息论——音乐传播、音乐接收的问题;心理学——音乐与创造性思维的关系问题;语言学——音乐(民歌)的地方性特色问题……史新民教授在他的从艺、从教经历中,尤其是在他主持的音乐学研究课题中,很好地凸显了音乐学学科的综合性特点,这以他任主编所编著的《中国武当山道教音乐》(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78月版)《20世纪中国音乐史论研究文献综录·宗教音乐卷·道教音乐》(人民音乐出版社20059月版)为代表。该书对20世纪我国道教音乐的研究状况作了翔实的分析,对20世纪我国道教音乐研究四个特点(在全面收集整理的基础上进行研究、在道内外时贤学者的共同关注与身体力行下进行研究、在有重点有中心的格局下进行研究、在汉族与少数民族中同步进行研究)的归纳和对道教音乐研究五个趋向(道教音乐的本体性研究、道教音乐的历时性研究、道教音乐的民族性研究、道教音乐的地域性研究、道教音乐的审美性研究)的研究判断(详论见该书),都体现了高位的综合性和准确的前瞻性。

二、加强音乐学学科建设,要凸显音乐学研究课题的民族、地域性特色。

学科建设中的研究课题选择问题,既是一个发挥资源优势和业务专长的问题,更是一个在学科建设中把握“话语权”的问题。我们的音乐学学科建设,在国际背景下,要凸显“中国特色”、“中华民族特色”。在国内背景下,要凸显民族、地域特色。史新民教授所从事的研究课题,具有这样鲜明的特点:在宗教音乐中进行原生于中国的道教音乐研究,在道教音乐研究中,又以生于湖北的武当道教音乐为主攻方向。这是值得我们记取和借鉴的促进音乐学学科建设的经验和途径。

多年来,武汉音乐学院在音乐学学科研究课题方面也凸显了这个特点,已经形成了自己研究课题的优势项目,如:编钟的研究;传统(对称)乐学的研究;湖北民间歌曲的研究;道教音乐的研究;戏曲声腔的研究;音乐考古的研究……我们要继续弘扬这一已有优势,从规划层面分析、研究湖北(荆楚)乃至长江流域的民族、地域音乐的优势资源,结合本院、本地已有的音乐学研究专业优势,制订具有民族、地域特色的音乐学研究课题,特别是对一些在全国有独特意义的音乐文化资源如一些独特的剧种、曲种、歌种、乐种等,要加强研究课题的专题立项。同时,要注意促进音乐学研究与现当代音乐事业、音乐生活、音乐现象的结合,设立若干与现当代音乐艺术发展相关的研究课题,从音乐历史衍进的层面加强音乐学科建设。

三、加强音乐学学科建设,要凸显音乐形态研究这个音乐学学科研究的基础。

音乐学研究不能脱离音乐本体。音乐形态是音乐本体的存在形式。音乐形态是音乐学学科研究的基础。当下,音乐学研究中存在的“避实就虚”不良现象,其原因在于有些研究者忽视甚至放弃了音乐形态研究这个音乐学学科研究的基础。

音乐形态分析研究,主要是首先解决某种或某个音乐形式“是什么样”的问题——即某种或某个音乐形式的存在状态问题,是阐明某种或某个音乐形式所拥有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的价值问题,是明了音乐学体系中的同中之异、“和而不同”的问题。所以,音乐形态分析研究作为音乐学学科研究基础的地位,勿庸置疑。

音乐形态分析研究呈多层面的状态,包括研究对象的音调形态、主题形态、节奏形态、调式调性形态、结构形态、音响形态、传承形态、展示形态等以及至关重要的音乐形态赖以生存的生态形态。所以,音乐形态研究是一个内涵广阔的研究平台。

史新民教授任任主编的《中国武当山道教音乐》(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78月版),就紧紧抓住了武当山道教音乐形态分析研究这个基础,使人们对武当山道教音乐的存在状态一目了然,所以其后对武当山道教音乐价值等的阐述也令人信服。这表明,将音乐形态研究作为音乐学学科研究的基础,先对无形的、历时性的音乐进行“有形的”记录、描绘、分析,继而揭示其历史性的价值,是音乐学学科研究的重要内容,其意义非同一般。

 

总之,回顾史新民教授的从艺从教经历和总结他取得学术成就的原因,给我们最大的启示是,切实加强音乐学学科建设,要首先从思路上解决学术视野问题。从宏观方面凸显音乐学学科的综合性特点,从中观方面凸显音乐学研究课题的民族、地域性特色,从微观方面凸显音乐形态研究这个音乐学学科研究的基础,并使宏观、中观、微观三者互为观照,依存并行,音乐学学科建设就会不断取得突破性成果和可持续性的发展。

关闭

 

Copyright © 2004 www.whc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 办:武汉音乐学院 维护管理: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