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音乐评论>正文
 

路漫漫其修远兮——观音乐剧《大三峡》有感

发布时间:2009-03-25   作者:龙慧   来源:   访问次数:

    很幸运的拿到了4月22号晚上在湖北剧院上演的音乐剧《大三峡》的票,内心满是激动和好奇。在这个晚上之前,我甚至一点都不关心和了解这舶来的“音乐剧”,更确切地说,是不了解经过漂泊重洋后,它在中国的发展。这个晚上的风很大,雨也凄凉地下着,从剧院出来,我的心暖了,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在我的体内沸腾,流过泪的双眼,看前路是异常的坚定,也许看到的不只是……
    我为什么会流泪?这种情感是源于对中国音乐剧界的期盼,这种情感也许是源于对中国千百年来最平凡真情的感动吧……我相信当晚同我一起看过《大三峡》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会相似的感触!作为一部音乐剧,作为一种文化底蕴,《大三峡》都足以让人为之喝彩!
从场面布景来说,有滚滚长江水浩荡而来,巍峨高山衬托三峡工程的宏大,生活在大三峡附近的少数民族兄弟们穿着自己本民族的服装欢歌载舞,从画面上给人一种强烈中国特色的视觉冲击。
    从人物角色来讲,是歌颂着一群为三峡事业奉献一生的人们。罗总——三峡工程的总指挥,为三峡事业牺牲了婚姻、家庭,甚至因为对女儿的愧疚而不敢与女儿相认,最后到死都和三峡紧紧相连,这样一个在工程建设生活中选取的形象,的确是非常的成功;程风——罗总的得意门生、助手,也是个准备为三峡事业奉献一生的人,尊师、对人生充满斗志,却也是一个为爱痴狂的热血青年;辛恬——罗总的女儿,一个医生的角色,这个角色的存在更烘托出整个剧情跌宕起伏的魅力;老爹、桠妹——千千万万个三峡人民、千千万万个朴质劳动者的代表,他们执著的热爱自己的家乡,也许一辈子一个小小的愿望就是守在这块生养他们的土地上,过着平静的生活,可是因为三峡工程建设的需要,必须要让他们搬离自己的家乡,处于最本真的情感和捍卫自己家乡的勇气,及不舍离去的痛心,使他们与三峡工程人员发生争执并大打出手,可这些深明大义的人们在理解原委之后,很快便自愿搬离了,伟大善良的人们永远值得我们铭记!程果、眼镜兄弟——对三峡事业充满热忱的大学生,这种角色的存在体现了国家对三峡工程的重视涉及到各个人群领域。整个剧情人物角色不多,选取的个性却非常鲜明。
    从剧情上来讲,真情也好,煽情也罢,这也真是该剧震撼我心灵的地方。亲情,这永远屹立不倒的常青树——罗总对女儿的疼爱和愧疚,以至于在处理女儿爱情的问题上所表现出来自私却又伟大的父爱,老爹对桠妹不是亲生女儿胜似亲生女儿的爱,也正是人们最本真的善良;爱情,这个古往今来总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程风和辛恬那种为爱同甘共苦,桠妹和眼镜兄弟因爱而相互理解和支持,这些不都是爱情的诱人之处吗?友情,有了它,我们的人生才更丰富多彩——程果与眼镜兄弟美好的大学生活,不都为他们的人生添了绚丽的一笔。整个演出在剧情方面充分弘扬了中国的传统美德。
    从音乐结构上来看,全剧共四场,歌曲《三峡石》及其变奏贯穿全剧,始终维系着剧情的发展。剧中的歌曲大量使用五声音阶,使音乐的传统民族性更强,宜昌三峡特有的“三音民歌”的演唱也在剧中得到体现;在演唱方面也融合西洋歌剧、音乐剧和中国民族声乐及通俗演唱等多种唱法。在第四场的表演中,从场景、舞蹈、演唱方面都把民族特色凸显的淋漓尽致,二胡的使用,加上怀旧的木椅,昏黄的灯光更是把忧伤的气氛烘托的惟妙惟肖;在桠妹和眼镜兄弟的婚礼上,运用了土家族的《哭嫁歌》,在罗总病逝的场面运用了民间的《跳丧舞》。这无一不说明这种强烈的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音乐在这“舶来品”中闪闪发光!
    我以上所罗列的,无非是想要说《大三峡》作为一部中国音乐剧所具有的特点,它让人们看到中国音乐剧的发展前景,在我们看到它前景的同时,仍然看到它很多的不足。
音乐剧有轻歌剧发展而来,情节比其复杂、更生活化。《大三峡》严格上来说是部政治舞台剧。情节与戏剧性还是不够,偶尔在歌词上似有中国民间山歌的唱词豪放自由外,整个形式还是过于严谨。在音乐剧种的演员要求素质很高,既要跳、又要唱、还要跳,整个舞台的舞蹈动作,除了几个漂亮的芭蕾旋转之外,几乎也没什么也特别惊艳之处。在最后别具一格的谢幕中,舞者几个精湛的动作和演员的齐声演唱,为该剧画上了完满的句点。
    我认为《大三峡》的演出是成功的,至少是在目前中国 音乐剧发展的程度和现状上,但与音乐剧《猫》、《西区故事》、《窈窕淑女》等相比,还是有望其项背之感。
路漫漫其修远兮……让我们期待也坚信中国音乐剧站在世界音乐剧舞台上璀璨夺目的一天!

关闭

 

Copyright © 2004 www.whc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 办:武汉音乐学院 维护管理: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