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田野采风>采风报告会>正文
 

守望者的心愿——记09年宜昌采风

发布时间:2009-11-19   作者:07级 音乐学系 程倩   来源:   访问次数:

为期一周的音乐学系07级宜昌采风活动于0974日完满结束了, 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我们离开了这片孕育了千百年民族文化的沃土。

宜昌——楚文化的摇篮,巴文化的发祥地,以屈原故里、大三峡、清江流域和沮漳流域为四大载体,上古楚文化、巴文化、大川文化,在这里交融光大,积淀深厚。这里民间文化种类繁多,广大民众有着历史的民间文化传承意识,民间文化的保护工作形成了长期地,愈来愈牢固的链条。

目前,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共有12个大项120多个子项,62个民间艺术种类,128名民间文化传承的代表人物,2470名民间艺人。其中,长阳的撒叶儿嗬、屈原故里端午习俗、兴山民歌、青林寺谜语、下堡坪故事、宜昌丝竹、枝江民间吹打乐等7个项目入选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71,我们很荣幸在宜昌如家快捷酒店葛洲坝店见到了三位特殊的民间艺人,其中一位在宜昌市夷陵区鸦鹊岭镇,几乎无人不知他和他的丝竹班子,婚丧嫁娶都少不了这种来自于200多年前的音乐。作为第六代传人,73岁的他依然坚守着祖宗传下来的民间艺术,他就是黄太柏老先生。此刻他带着他自制的乐器携着多年一起传承宜昌丝竹的兄弟来为我们这些对民间音乐文化了解颇少,在他们眼里还显得很稚嫩的孩子们亲身演绎和讲述宜昌丝竹的成长。 

宜昌丝竹亦称细乐,是宜昌民间艺术种类中一朵绚丽的奇葩。主要流行于夷陵区的鸦鹊岭、龙泉,并以鸦鹊岭为轴心,辐射毗邻的枝江、枝城、当阳等县市。扎根在乡野,宜昌丝竹听起来却典雅文气,很有阳春白雪的味道。它有正式曲牌,常见曲目有《水龙吟》、《戏球》、《小起堂》、《小开门》、《客丧》等60多首,鸦鹊岭镇有60多个乐班,700余乐人。

宜昌丝竹具有悠久历史与深厚的文化传统。谱系可查至近200年的七代乐人传承。北宋欧阳修任夷陵县令时,对当地民风民俗有腊市鱼盐朝暂合,滛祠箫鼓岁无休的描述。著名文学家苏轼也留有:庙前行人拜且舞,击鼓吹箫屠白羊的诗句。清《东湖县志》(今夷陵区)载:元宵张灯……鼓乐笙箫,遍游街市。

宜昌丝竹在民间长期用于婚丧嫁娶和民俗活动之中,主奏乐器为丝弦和竹管,它的曲牌有明显的丝竹曲牌特点,有以一曲生五曲、五曲生七调的曲牌派生法,同时还以起调毕曲音构成主导乐句贯穿全曲。这种以起调毕曲音构成主导乐句贯穿全曲的技法,使同一母曲派生的子曲,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与韵味。宜昌丝竹曲调优美,表现细腻,加上打击乐轻敲细打给人典雅、清新之感,它的旋律较为华丽、板式规范,有明显的曲牌,小调与本地民歌交融形成一种特有风格。这些风格特点也是宜昌丝竹与其他派系丝竹最大的区别,也使它成为独一无二而无可替代的乐种。

 宜昌丝竹在湖北有独特的重要位置,它虽名不见经传,但它是在巴楚交界的特殊环境下形成的,具有自身的风格特点;从现实而论,对该乐种的音乐素材的发挥与运用同时也带动了其他艺术品的繁荣;宜昌丝竹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深受民众喜爱,在湖北民间音乐中独树一帜。

 黄太柏老先生作为宜昌丝竹的第六代传人,他的血统很正宗。太师爷 是传承了丝竹的关键人物蔡子纯。据史料记载,生活在清朝的蔡子纯有一个规模较大的轿行,垄断了夷陵地区的红白喜事市场。轿行广收门徒,无意中成了丝竹的教学基地,使这种民间艺术得以传承。从16岁起,爱好音乐、天资聪慧的黄太柏师从第五代传人杨树柏和冯玉亭,靠师傅的心传口授和圈点的工尺谱学习丝竹,第二年便能跟师傅一起出场。黄太柏还学会了自己做乐器,除了金属质地的锣、钹等,其他的几乎都可以自己制作。现在乐班的乐器大都是黄太柏做的,还装饰上了猴头、寿字等。为了传承这门技艺,黄太柏带了不少徒弟,在周边乡村组建了6个丝竹乐班。然而学成的徒弟们大多都在50岁左右,少有年轻的晚辈来潜心学习。

一个多小时后,师傅们给我们带来的丝竹表演结束了,同学们蜂拥而上七八个人把师傅围得严严实实,有的问问题有的摸摸师傅自制的乐器,我也凭着自己小巧的身躯见缝插针的钻到了离黄太柏师傅最近的一个地方,期待着当一名小小的记者来采访一下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傅。

 

(以下问题简称用“问”,黄太柏师傅回答用“答”)

问:您这些自带的乐器为什么每个上面都有13458这样的编号?

答:方便演奏,知道每个敲几下。

问:您是用谱子弹奏还是口传心授的方式?

答:我以前是用合、四、一、上、尺、工、凡、六、五、乙(工尺谱)。现在我还在慢慢学习简谱。

问:您这里所带的乐器是不是都会?

答:是的,乐器都会。

问:现在您出去表演的曲目是客人要求数量自己随意演多少?

答:客人要求热闹就带多乐器,都是客人要求。

问:您多大开始学习这个的?

答:17岁,现在是国家级,国家给钱给我们民间传承人一年几万。

问:那您现在是以音乐为职业吗?

答:现在是的,以前是种田,现在国家说要我们多活几年多培养点学生,就一年给我们点钱,让我们不种田。

问:您现在的学生是什么都学吗?

答:是的,我们都教,他们都学。

问:现在一个班多少人呢?

答:十个,二十个都行。

问:现在的学生都是爱好才来学的吗?

答:恩是的,有的进步快有的慢。

问:那现在学生上这个课学费贵吗?

答:以前我上课时是给师傅买酒,现在学生也有买酒的,学费不贵的。

问:您的后代有向您讨教的吗?

答:我的几个子女都不爱好丝竹,而孙辈更是不沾。

问:我们这些学生悟性也不错,您收我们为徒吧?

答:那你们肯定比我行,你们doremifasol学得好些(此时他脸上泛起了慈爱的笑容)。

笔者与黄师傅

 

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发现黄太柏师傅有些耳疾,或许是年纪渐大的缘故,也可能是长期在这种敲打乐分贝大的环境下造成的,但整体看着黄老先生身子骨还是很硬朗的。交谈中不难看出这位老人对我们这辈年轻人殷切的期望,他是多么地热爱这片土地,多么地热爱这里的乡音乡情,多么地热爱宜昌丝竹。同时他也是多么的希望我们能将他一生所守候的,蕴藏着丰富的民间文艺文化的宜昌丝竹继续传承下去,让它发扬光大。此行中,我们也发现了宜昌丝竹传承接班的断层和艺人老龄化使之走向濒危的边缘,急待进行抢救保护。此次采风时间虽短,但它让我们亲身体会到了宜昌文化特有的魅力,还有人民淳朴热情给我们带来的温暖。散会前我特地要求跟黄师傅合影,他偷偷在我耳边说道:“你长得和我孙女很像。”

回到学校后,我时常想起老人那亲切的话语,慈爱的笑容,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种莫名的亲切感,使我对宜昌丝竹也有那么点依依不舍,看着它被很多人遗忘又被人们再次重拾,我感到欣慰,也希望正在学习或者将来打算学习宜昌丝竹的人们能将这细腻古雅的艺术为我们的生活增添色彩。

 

 

 

 

关闭

 

Copyright © 2004 www.whc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 办:武汉音乐学院 维护管理: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