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学生营地>风雅颂>正文
 

行进在电影里的音响史诗 ——记电影配乐大师约翰·威廉姆斯与詹姆斯·霍纳

发布时间:2009-10-28   作者:刘晗   来源:   访问次数:

                   一


   
电影是音画艺术,电影从无声发展到有声,正是人们对动效和声音的需求,期望能有除了摄影,美术等之外的表达形式,于是电影音乐便随着电影艺术的发展应运而生。电影音乐产生于20世纪,在无声电影时期,有时音乐是电影唯一的音响,从头至尾贯串全片,随着录音技术的进步,进入有声电影时期,除音乐之外,还可以录制语言和自然音响效果。于是导演和作曲家从电影的真正需要出发,在表现抒情性、戏剧性气氛的时候恰当地、有效地使用音乐。并通过音乐主题的贯串发展、矛盾冲突、高潮布局等,大大的提高了电影这种综合艺术的表现力。这也使得音乐真正地发展成为电影综合艺术的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如今电影音乐早已经成为电影艺术的重要表达手段。 
   
如果说电影的故事内容,导演拍摄和处理手段等等,构成了电影的基本骨架,那么优秀电影音乐常常能在无形中塑造电影的灵魂电影里的激昂时分、动情一刻,甚至是无言的时分,常常都需要用音乐来让色彩漾出感情,给画面带来生气,令影片的气氛围绕在你周围,摇撼着你的心灵。
   
提到电影音乐,人们首先会想到约翰·威廉姆斯,他的名气之大成就之高,使得其他同样成就非凡的电影配乐大师们总是在他灿烂耀眼的光环面前略显暗淡,约翰·威廉姆斯曾为90多部影片创作音乐并担任音乐总监,被称为20世纪电影音乐代名词。他生于纽约,成名在好莱坞。20世纪50年代,他开始参与电影音乐工作。1971年以《屋顶上的提琴手》首获奥斯卡奖。1975年,因为《大白鲨》,他成为开创音乐与画面互动先河的历史人物。1978年,乔治·卢卡斯投资拍摄著名的科幻电影《星球大战》时,约翰·威廉姆斯主张选择宏伟浪漫的交响乐为这部充满未来感和娱乐元素的科幻大片配乐,并创作出了经典的帝国风情音乐,引领了后来数十年的交响管弦乐潮流。
  
在电影《星球大战》这部音乐中,约翰·威廉姆斯表现出炉火纯青的主题式变化,为每个角色都搭配了充满标志性的旋律,影片开头那段以合成器演奏的,曲调激昂的主旋律早已成为《星球大战》的独特标志。在这部影片中,威廉姆斯通过合成器音乐与伦敦交响乐队的起伏转换,表现出华丽大气、排山倒海的磅礴气势,如同一部伟大的太空歌剧。他这种新的编配模式,对日后的好莱坞电影音乐产生了深远影响。


  
电影《辛德勒名单》无疑是威廉姆斯最为人称道的电影配乐作品,也是约翰·威廉姆斯一次经典且突破性的转型,他也凭借此曲本片再次拿下一座奥斯卡最佳原著音乐奖。在影片原声唱片的封底上,导演斯皮尔伯格的一段肺腑之言对他的音乐做出了精辟的阐释:在《辛德勒名单》中,我们找到新的起点,摆脱了固有的一些艺术风格。只有用一束深邃的目光和一颗不平静的心,才能找到配乐的精髓所在。小提琴由著名犹太裔演奏家伊萨克·帕尔曼深情演绎,将音乐中蕴藏的宗教般博大的爱演绎得淋漓尽致深入骨髓,忧伤的旋律中饱含了对犹太人苦难命运的同情以及对纳粹践踏人性的控斥,影片中极具视觉冲击的画面再配上这段音乐,不禁使人潸然泪下。音乐的震撼性与爆发力是威廉姆斯音乐另一项所向披靡的特色,在这部配乐作品中,可以说达到了巅峰。正如斯皮尔伯格所说,威廉姆斯在这部影片中使用了与过去那种力求音画同步的写实主义截然不同的创作手法。音乐所注重的不再是“景”而是“情”。

                                         二 
    
    1997
年《泰坦尼克号》在中国上映,十年后著名影评人周黎明的对这部电影给予了一声感叹“十年一觉沉船梦”,这样的怀念能代表大部分中国人对这部影片的情感,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巨额的票房数字和吞没那艘巨轮的大西洋的水一样冰冷,我们记得的只是杰克和露丝之间的生死之恋,以及那首悠扬醉人的《我心永恒》,十几年之后,那些记忆依然能感动和温暖着我们。而这部电影的配乐也使得年轻的詹姆斯·霍纳成了最炙手可热的电影配乐大师,他所创作的主题曲《我心依旧》乘着《泰坦尼克号》的风浪席卷了全球,在1998年3月下旬的第70届奥斯卡颁奖现场,《泰坦尼克号》的主题音乐先后11次响起,伴随着永恒、浪漫的旋律,该配乐为詹姆斯·霍纳赢得了该年的“奥斯卡”与“金球”两项大奖,他用这部作品征服了好莱坞也征服了整个世界。多年前的南安普敦港,人们在同亲友道别的同时,没有想到这将成为永别。正如曲名——没有绝对,哪怕是号称永不沉没的Titanic也没有躲过冰山的致命一击。柔美的风笛凄婉的曲风配以席琳·迪翁极富穿透力的高音和挪威女声的轻吟曼唱中,悲情与浪漫、宏大与温婉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让人们永远记住了那场世纪大海难,永远记住了Titanic,也永远记住了詹姆斯霍纳 。
     詹姆斯霍纳出生于洛杉矶,童年时跟随父母住在英国伦敦。霍纳五岁就开始学习钢琴,并受过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严格训练。他于70年代末期进入电影界,为美国电影学院及柔格· 克曼的新世界电影公司出品的一些低成本恐怖片或科幻片配乐。在80年代末期开始崭露头角。詹姆斯.霍纳为动画片《美国鼠谭》谱写的歌曲《出门在外》(Somewhere Out There),使得詹姆斯.霍纳一举成名。之后,他又以《燃情岁月》、《勇敢的心》、《阿波罗十三》等一系列风格迥异的电影配乐建立其创作领域的霸主地位。从踏入影视创作领域至今,詹姆斯.霍纳以其唯美华丽、充满诗意的配乐风格在乐坛独树一帜。
    《勇敢的心》的电影配乐是大师詹姆斯霍纳的又一杰作,在此曲中霍纳继续发挥着苏格兰风笛的威力.他那种在传统交响乐中揉合进世界音乐或民族音乐的手法成为了配乐史上的经典范例。 由于对苏格兰风笛的偏爱,很多人印象中甚至把詹姆斯霍纳看成英国人,由艾瑞克·瑞格勒演奏的苏格兰风笛令无数人动情,爱尔兰音乐、苏格兰风笛甚至都因此片而一时大受瞩目。霍纳张驰有道、空灵深情的特点在《勇敢的心》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整部乐曲跌宕起伏,大气磅礴,表现出了苏格兰人民深受压迫的艰辛生活以及他们团结一心、奋起反抗的勇气和决心,使人仿佛听到了主人公华莱士在临刑前那句渴望自由的惊天怒吼,既热血沸腾又催人泪下。
     一部好的影片往往有一段或者多段精美的电影配乐。或许正是有了这些音乐,有些电影才被历史留住。当这些美妙的,每次都能打动我们心灵的乐声响起,我们似乎总能立即感受电影中活动的影像、色彩和气息,他们逼真地再现眼前,勾起我们电影的初次回忆。这些美妙的音乐给活动的影像注入感人至深的情感印记,也为电影这个有声艺术增添了一缕更加深刻完整的灵魂!
    让我们向这些长期在幕后的大师致敬吧! 这些为电影注入生命和灵魂的好莱坞配乐大师们,他们理应得到不次于导演的尊敬和爱戴,他们的音乐独立出来仍然可以被称作是伟大的艺术。

关闭

 

Copyright © 2004 www.whc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 办:武汉音乐学院 维护管理:武汉音乐学院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