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学系!
武汉音乐学院主页
学术动态
首页 > 学术动态 > 正文
音乐学系“两湖讲坛”复坛 著名琴家丁承运教授登坛首讲

时间:2020-10-17 作者:杨玉婷 来源:音乐学系

本网讯(通讯员 杨玉婷)10月13日下午,由音乐学系主办的“两湖讲坛”时隔十年后在学术报告厅复坛。音乐学系教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主任、被誉为“当代最具创造力的卓越古琴艺术家”丁承运先生登坛首讲《大乐与天地同和——琴瑟和谐的文化诠释》。

(丁承运教授主讲)

音乐学系系主任孙凡教授在主持中对“两湖讲坛”的主旨和目的进行了说明,她说:“‘两湖讲坛’是武汉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为交流学术思想、传播学术成果而搭建的高端学术平台。该平台今后将陆续邀请学界著名学者、艺术家、青年才俊登坛讲学,分享成果。希望‘两湖讲坛’能在培养武音学子独立思考能力、学术研究能力、艺术创造能力方面有所作为。”

(孙凡教授主持)

讲座开始,丁承运先生谈到,该论题由其与傅丽娜副教授共同完成,并对该论题的由来进行说明。先秦吕不韦《吕氏春秋·大乐》指出:“凡乐,天地之和,阴阳之调也”。《乐记》提出:“大乐与天地同和”。此论概括了先贤对音乐本源的认知,也成为历代乐家追求的终极目标。回顾中国乐律学理论架构与音乐实践,与天地自然之道相契合、阴阳平衡和谐的精神,始终贯穿于整个中国音乐的历史,对中国传统音乐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鉴于音乐理论总是落后于音乐实践,而儒家又以夫妻为人伦之始,故讲座从琴瑟的和谐及其文化意义谈起。

本场讲座从上古琴瑟现象、瑟的创造与制作的审美取向、房中乐的陶冶功能及儒家修身之器三个方面,阐发了琴瑟和鸣为“大乐与天地同和”思想最直观的表述与体现。

第一部分,上古琴瑟现象。中国上古时期,琴瑟并称,很少单独出现,如《礼记》上的“士无故不撤琴瑟”等。这种现象反映了琴瑟在远古时代还没有发展成为具有独立艺术个性的乐器,它主要是用于乐教的道器,因其功能相似,故并列以为一类乐器总称。在传统文化中,琴瑟和鸣象征着和谐的极致。其语汇来源于两千年以前士君子的音乐实践,这种认知在传统中断的条件下,依然成为民族文化的基因而沿传至今,可见其影响之深远。讲座中,丁承运先生还结合了在枣阳出土的2700年前之琴瑟来证明周代琴瑟和鸣的史实。

(丁承运教授讲解上古琴制)

第二部分,瑟的创造与制作的审美取向。据《吕氏春秋》之说,瑟可以引来阴气,所以它的属性是阴柔的。瑟制从材质、形制、弦制均做了特殊的处理,极意使其发音阴柔。瑟音质朴、迟缓、静谧、宽博,象征着坤德之厚德载物,贞静贤淑,与琴之阳刚属性恰恰相反。一阴一阳谓之道,琴瑟之相合,正如天地阴阳之相交。“妻子好合,如调琴瑟”,琴瑟在古代中国,为阴阳平衡之典范,象征着和谐的极致,所以在传统文化中就成为夫妻和合的代称。

第三部分,房中乐的陶冶功能及儒家修身之器。古代的宫廷音乐,自周代到汉代都有房中乐的设置,用于后宫。琴瑟都是属于房中乐的主要乐器,“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琴瑟起着安定后宫的特殊功用。瑟的声音不张扬,音量细微,必须平心静气、细心聆听方能品味其妙处。在古代士君子及淑女们的自我修养中,瑟以其朴实无华的质素本色而具有着蠲忿雪燥、滤和怀抱的特殊作用。

(讲座现场)

讲座现场还播放了古瑟介绍视频及2015年丁承运教授和傅丽娜副教授在国图公开课琴瑟合奏的《神人畅》视频。丁承运先生引经据典、音图结合的方式生动展现了琴瑟和鸣的和谐之意。

本场讲座线上线下同步进行,在问答环节中,来自不同领域的各位聆听者将自己所学所获、所思所想与丁承运先生进行讨论和交流,现场学术氛围热烈。(图片来源:音乐学系)

(丁承运教授与部分师生合影)

Copyright © 2008 武汉音乐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101577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138号